ronwfaith

如果非要为信仰付钱那么这个信仰就一文不值

我觉得在这个时代的中国做穷人是件特别悲哀的事情,不仅教育、医疗、养老这些东西需要付费才能享有。就连信仰,也要收钱。

印度大部分人也很穷,GDP与人均收入远低于我们。但他们的信仰不需要钱,而且普遍人人有信仰,甚至很多人以苦修作为达成信仰的手段。恒河的水虽混浊,但正因为它无差别的接纳来此清洗灵魂的信徒,才变得非信仰者眼中的浑浊不堪。伊斯兰的很多国家也很穷,我有个在埃及外派过的朋友,他说一个薪水极低的看门人,每天的工作就是坐在那里人来了推一下门,工作简单无聊重复,但没人来的时候他就在那里看古兰经,到时间做礼拜,脸上是异常的平和没有抱怨。伊斯兰精美的清真寺,没有香火,但只要是穆斯林,阿拉的大门就永远为你免费打开。

贫穷的国家如此,富裕的国家也如此。基督教的国家富裕的比较多,教堂高耸的塔尖,不是一种排斥,而是一种标志,让不分阶层的人远远能看到。通过做礼拜这种廉价而又方便的方式,反省灵魂,净化心灵,除去烦恼,让贫穷的人感受一丝安慰,让富裕的在浮华中寻得一份安静与回归。

相比起基督教与伊斯兰教的礼拜仪式,我觉得中国佛教太多的辅助物品,导致信仰成本容易被人为拔高,比如烧香。当然,不同宗教的仪式不同,烧香是佛教的传统,本无可厚非,厚非的是香火成为一种敛财的手段。正是因为香火有一层物质属性,加上信仰之名,便可标价甚至高价出售了。而香火作为一种耗材,每次礼拜都必须消耗一次,成为寺庙运营的显性成本,收香火钱便变得理所当然。不像基督教和伊斯兰的礼拜仪式,十字架和古兰经,投资到位后可反复使用,每位信徒的每次礼拜完全靠自身跪拜念诵静默即可完成,免费方便环保。我们再来看一下另外一个重要礼佛道具,佛珠,佛珠本和十字架一样,是种可以低成本生产的多次重复使用物品。但掺加进开不开光的概念,就可以让其身价倍增,这里面还分老和尚开光少和尚开光,大师开光与名师开光,让小小的木质佛珠价格不等且价格不菲。在此思维下,非物质的宗教仪式,从开光,到祈福,到诵经,到水陆道场全套,所有的宗教流程都可以像桑拿服务一样进行明码标价。

我在想,国外的宗教局及门派CEO怎么这么傻,放着这么大的信徒市场不学习下中国。例如,可以在恒河传统沐浴区围起来,买票进场,下河沐浴一次收费一次,不可外带浴巾香皂,只能区内购买,因为外面带进来的不干净。然后再由一些大师发话,不在规定沐浴区沐浴的不灵,洗了白洗。以此类推,清真寺内设功德箱,大阿訇带领念经收出台费,不给钱的外面念去。还有圣地麦加,那可是针对全球穆斯林,每个穆斯林一辈子必须参拜一次的地方,多么庞大的一个人群市场,如果沙特将其改为收费制度,其收入估计可以媲美卖石油了,彻底解决石油抽光了怎么办的战略问题。基督教想要收钱也有很多门路啊,神父洗礼,收费;神父主持婚礼,收费;向神父忏悔,收费;神父出席葬礼,收费;另外还可以十字架开光等等,这都是基督教国家人生老病死都离不开的仪式,要收费又是一个多么大的市场。   。

佛教经两汉时期传入,魏晋南北朝时兴盛,其繁荣之时,恰恰是国家分裂,战祸频发之时。社会贫富悬殊,士族豪门醉生梦死,百姓颠沛流离。但佛教的转世轮回,给了劳苦大众巨大的精神安慰。信仰在一定程度上,在平衡社会矛盾起着极其重要的作用。有社会的地方就有贫富差距,物质永远无法平衡,但精神的信仰却可以调节这种物质上的矛盾。如果对于穷人来说,连信仰都要付费,都有付费后的功效之差,不得不说是一种巨大的悲哀,不得不说这是一个十分失败的社会。

评论